乐鱼体育破解版

【党史学习】7月1日为何成为中国共产党成立纪念日?
发布时间:2021年05月29日

  1921年7月23日,各地共产党早期组织的代表汇集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(现兴业路76号),在这里举行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。由于会场受到暗探的注意和租界巡捕的搜查,最后一天的会议改在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举行。参加会议的共有来自7个地方50多名党员的13位代表,他们是:李达、李汉俊(上海),张国焘、刘仁静(北京),毛泽东、何叔衡(长沙),董必武、陈潭秋(武汉),王尽美、邓恩铭(济南),陈公博(广州),周佛海(旅日)。上海早期党组织的主要创始人陈独秀此时正在广州,派遣包惠僧作为代表参加了会议。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克尔斯基出席了会议。这条从嘉兴南湖驶出的“红船”,虽然曾有人中途下了船,但上船的人越来越多,成为一艘东方巨轮,引领了中国历史的航向。中国共产党的成立,也是近代中国从苦难走向辉煌的起点。

 

  既然党的一大正式召开的时间是1921年7月23日,但每年为什么要把7月1日而不是7月23日作为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纪念日呢?其实,7月23日作为党的一大开幕的时间,是后来党史工作者考证的结果。至于党的一大具体是在哪天召开的,很长一段时间,大家并不是很清楚。

 

  目前能看到的最早一份关于党的一大情况的记载,是一份形成于1921年下半年的《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》的材料,其中清楚地写道:“代表大会定于六月二十日召开,可是来自北京、汉口、广州、长沙、济南和日本的代表,直到七月二十三日才到达上海,于是代表大会开幕了。”可惜这份材料存放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,很长时间人们并不知晓。

 

  参加党的一大的一些代表,后来曾对一大召开的大致时间有过回忆,但具体日期颇有出入。毛泽东对访问陕北苏区的美国记者斯诺说:“1921年5月,我到上海去出席共产党成立大会。”这里的5月,应该是指农历。毛泽东具体动身的日期是6月29日。何叔衡的同乡兼好友谢觉哉在这天的日记中写道:“午后六时,叔衡往上海,偕行者润之”。毛泽东、何叔衡是秘密前往上海的,谢觉哉当时并不知他去上海干什么。新中国成立后,谢觉哉回忆说:“一个夜晚,乌云蔽天作欲雨状,忽闻毛泽东同志和何叔衡同志即要动身赴上海,我颇感他俩行动的‘突然’,他俩又拒绝我们送上轮船。后来才知道,这就是他俩去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——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大会。”7月4日,毛泽东和何叔衡抵达上海。

 

  李达是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员,与李汉俊一起负责党的一大的筹备与会务工作。他在1955年回忆说:“六月初旬,马林(荷兰人)和尼可洛夫(俄人)由第三国际派到上海来,和我们接谈了以后,他们建议我们应当及早召开全国代表大会,宣告党的成立。于是由我发信给各地党小组,各派代表二人到上海开会,大会决定于七月一日开幕。”张国焘也回忆大会是7月1日正式举行的。他在《我的回忆》这本书中说:“我们交换意见的结果,决定七月一日正式举行大会,开会地点借用法租界蒲石路博文女校的课堂,多数代表也就寄住在这间学校里。”李达和张国焘回忆的一大开幕时间,显然受了每年“七一”纪念活动的影响,而且张国焘把开会的地点与外地代表住宿的地点记成一处了。包惠僧则在1953年回忆说:“开会的时间,是在各学校放暑假不久,约计总在7月10日左右。”

 

  陈潭秋在1936年回忆说:“一九二一年七月的下半月,在上海的法租界蒲柏路的女子学校,突然来到了九个客人。他们下榻于这个学校的楼上。”“到这里来的许多人,是中国各地共产主义小组的代表。他们到上海的目的,是为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。”这里提到的9个人是指毛泽东、何叔衡、张国焘、刘仁静、董必武、陈潭秋、王尽美、邓恩铭和周佛海。因为除上海代表李达和李汉俊外,其他各地的代表大多是教师或学生,收入有限,便由李达的夫人王会悟出面,以接待北京大学师生暑假旅行团的名义,租了法租界的博文女子学校作为外地代表的住所。同是外地代表的陈公博是广东法政专门学校的教授、广东宣传员养成所的所长、《广东群报》总编辑,加之又是新婚燕尔,便下榻在大东旅社。陈潭秋的回忆因距离一大召开的时间不那么久远,故而与实际开会的时间比较接近。

 

  那么,为什么把每年的7月1日作为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纪念日呢?董必武1971年的回忆颇能说明问题。他说:“七月一日这个日子,也是后来定的,真正开会的日子,没有哪个说得到的。”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的一段时间,并没有在一大召开多少周年之时开展纪念活动。把7月1日作为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纪念日,有据可查的最早见于1938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所作的《论持久战》的讲演。毛泽东说:“今年七月一日,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十七周年纪念日。为了使每个共产党员在抗日战争中能够尽其更好和更大的努力,也有着重地研究持久战的必要。因此,我的讲演就来研究持久战。”毛泽东是党的一大代表,在会议期间还担任记录工作,但他讲这番话时距离一大召开已经17年了,未必对一大召开的具体时间记得那么准确。而且,他把这天作为党成立的纪念日,但并没有说一大就是这天开幕的。中国共产党的成立,标志性的事件自然是一大的召开,但一大召开前已经有了党的早期组织,否则各地无法推选出参加大会的代表。全国各地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是1920年下半年至1921年上半年陆陆续续组建的。所以到一大召开时,党的地方组织实际上已经建立了。

 

  中共中央第一次正式将每年7月1日确定为党成立的纪念日是1941年6月。到这时,中国共产党已经成立整整20周年,而此时又正处在抗日战争最困难、最艰苦的阶段。这年1月,国民党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,新四军遭受重大损失,第二次反共高潮达到顶点;与此同时,日军在八路军开展百团大战后进行报复性的大“扫荡”,对敌后抗日根据地实行残酷的杀光、烧光、抢光的“三光”政策,敌后抗战面临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。为了振奋全国军民坚持抗战的信心,中共中央决定隆重庆祝党成立20周年。

 

  这年6月,中共中央发出毛泽东起草的《关于中国共产党诞生二十周年、抗战四周年纪念的指示》,明确指出:“今年‘七一’是中共产生的二十周年,‘七七’是中国抗日战争的四周年,各抗日根据地应分别召集会议,采取各种办法,举行纪念,并在各种刊物出特刊或特辑。”中共中央还提出,宣传的要点是在党外“要深入地宣传中共二十年来的历史,是为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英勇奋斗的历史。它最忠实地代表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的利益。今天无论在国际国内任何困难情况下,它都要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,团结到底,抗战到底,反对分裂,反对投降”。在党内,“要使全党都明了中共在中国革命中的重大作用,在今天它已成为团结全国抗战、争取抗战胜利的决定因素,它的政策,关系全国抗战的成败与全中国人民的命运。因此每个党员都要正确懂得如何运用党的统一战线方针,要加强策略教育,与学习党在二十年革命斗争中的丰富经验”。

 

 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,各根据地在这年7月1日前后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20周年活动。这年的7月1日,中共中央机关报《解放日报》发表《纪念中国共产党廿周年》的社论,并且刊发《中国共产党二十周年纪念特刊》。中国共产党在重庆公开发行的党报《新华日报》也特地刊发了《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二十周年》社论。从这个时候起,每年的7月1日就成了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纪念日。

 

  信息来源:党史学习教育